第二章 朱雀玄武(2)

说起这个小和尚,他来自三大门派之一的灵隐寺。不同于羽翎的卓越天资,这个小和尚则是灵隐寺最低阶、最没本事的低阶弟子。

小和尚名叫天僖,他的两位勇武刚猛的师兄都在昨日落败于强敌,而天僖自己却一路靠着运气和耐打抗揍怯生生地闯进四强。不仅所有人都不看好他,连天僖自己站在这里也觉得莫名其妙。

灵隐当家主持释道神僧只是淡淡的看着擂台另一边,对他最小的弟子轻轻的点了点头。他的眼神中没有什么期待和嘉许,只是淡淡的笑着,没有丝毫波澜也并不感到意外,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和意料之中。

羽翎的对面,小光头怯生生地走上擂台,浑身湿透,雨水打在他脸上让他眼睛有些睁不开。他有些迷惑又有些尴尬的看着对面,第一次觉得下雨不打伞是一件如此羞愧的事。

羽翎和天僖走到擂台中央,天僖双手合十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,羽翎也学着模样弯腰回了个佛礼。羽翎低下头去,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大头大头,下雨不愁。人家有伞,你有大头。”羽翎越笑越开心,笑到后来乐不可支。天僖摸着自己的小光头不知所措,不知道该跟着一起笑还是呆呆的站着等她笑完。

“小光头,不得不说你真是太幸运了。”羽翎上下打量着天僖,开始悠悠的绕着天僖踱步。

“这个……我也没料到能闯到决赛,运气是有点好。”

天僖呆呆的站着,随着羽翎的身影原地自转左顾右盼。

“我不是说这个,我是说幸亏你决赛遇到了我。如果对手换做刚才那两个之中任何一个,你不仅会输而且还会被刺的疼死吧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不怕疼。”天僖支支吾吾的说,他猜这样说可能又要遭到笑话了。“哈哈哈哈,不怕疼所以就能靠挨揍打到决赛吗,好了不起哦!”

羽翎果然又笑了起来,这小和尚又呆又笨又好玩。

天僖拜师入门至今只学了三套入门功夫。第一套学“罗汉拳”,第二套学“韦陀掌”。这两套拳脚功夫粗浅至极,是灵隐功夫的根基只为强身健体而用,若用来克敌制胜则远远不及。

而偏偏天僖又是个天资极差之人,虽自小在灵隐寺长大,至今为止心法内功毫无根基,《易筋经》、《洗髓经》、《般若心经》诸多佛家心法,捧到天僖面前却对之一窍不通。天僖也曾苦修五年,不过受悟性所限,竟百思不解,丹田内息始终空空如也,使不出半点内力,因此灵隐所有精妙招数都无法承袭。天僖心灰意冷之下也唯有听天由命,认定自己并无学武的资质,一心向佛。

佛家功夫中唯有“金钟罩”、“铁布衫”这两门外家功夫不须内功根基,当他的同门师兄修行高阶功夫一日千里时,天僖只能把这“金钟罩”和“铁布衫”练了一遍又一遍。不过好在天僖很努力,十年下来竟把这门外家功夫练得登峰造极臻入化境,放眼灵隐寺上下,自同侪师兄到方丈主持竟无一人能在这项功夫上与天僖相比。

“不过只有挨揍的本事是赢不了武状元的,你的好运到此为止了。”

羽翎此时踱步到天僖的正前方,忽的一甩油纸伞,伞上的雨滴尽被抛向天僖,天僖闭上眼睛没来的及反应,羽翎已跃起踢在天僖胸前,天僖身子不稳被迫向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停下。

羽翎不等天僖定住,雨伞合起以伞尖点在天僖后退时抬起的那只脚上,那只脚落地未稳羽翎又以伞尖勾挑另一只脚,雨伞像啄木鸟一样连续叮在天僖的脚上,天僖落不稳重心好几次差点跌倒,可他却停不下来后退的脚步。羽翎一边笑一边用伞戳他腿逼他后退,好像在玩一个很有趣的游戏。

“停下!再退你就摔下擂台了!”台下小和尚的师兄天仁不无焦虑的喊道。

【本章阅读完毕,更多请搜索;https://www..net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】

《月明星兮》换源阅读
  • 如果不显示,请尝试上方换源阅读
  • 或点击此链接https://m.qxxlw.com尝试搜索